整個情緒從清明節返鄉潮開始爆發,
怒不可遏...
究竟,台灣人到底有高貴呢?!

這天清明節返鄉人潮眾多,
高鐵買票大排長龍,我跟我姊暗自慶幸已提早購票,
提著大包小包前往搭車,
一進到高鐵站內,原本想卸下手中沉甸甸的行李在候車座位稍作休息等候列車時,
眼前的一片光景讓人看得再刺眼不過了。

看起來很空曠座位們,卻是一位難求,
每個人幾乎都將自己的行李放到隔壁的座位,
甚至有人一人佔了三個座位,一個給自己、一個給行李、還有一個給便當,
我跟姊姊繞了兩圈,沒位置就是沒位置。
(其實有很多位置,但他們都放著行李、便當、報紙、甚至一罐水。)

我在旁邊不悅著說著:那些位置是給人坐的,不是拿來放行李的。
坐在椅子上的大叔拿起手機假裝沒聽見,
坐他旁邊的行李若是有表情也大概是撇了我一眼然後嘖嘖出聲吧!

「林XX,我要去問他這位置有沒有人坐!」我指著那人的行李這樣問我姊。
(我們家兄弟姊妹互相都是直呼名諱)
「算了啦!我們站一下就好了,等一下就去坐車了。」我姊安撫我。

看著旁邊站著好多人跟我們一樣提著大包小包,
在我們附近還有一個媽媽抱著小孩背著行李提著晚餐在旁邊等車,
是說,坐在位置上的那些非常高貴的物種,他們作何感想。

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去搭車都會遇到這樣的情況,
包包行李難道不能放地上嗎?!
椅子是給人坐的,你放行李、便當、報紙是說你們跟他們的等級一樣嗎?!
更何況還有人放垃圾呢!

「哎唷~放地上會髒嘛!」

是有沒有那麼尊榮,有沒有那麼高貴呀!

還有一次,我從台中站坐高鐵,
進了車廂內,找尋自己的座位,
此時看見有一個非常寶貴可能很重要的冰水寶特瓶躺在我的座位上,
因為是冰的,那個非常寶貴可能很重要的冰水寶特瓶上面的水珠毫不留情地滲入椅墊。

「不好意思,那是我的位置。」我對著寶特瓶說。

坐在寶特瓶隔壁那位帶著睡眼惺忪的女士撇了我一眼,
心有不甘地拿起她那非常寶貴可能很重要的冰水寶特瓶放回自己座位的餐桌上。

我呢?只好等水漬乾了才能坐下去,
隔壁那高貴的女士繼續倒頭就睡,
跟她那瓶非常寶貴可能很重要的冰水寶特瓶一起做著惡夢去吧! 我私心希望她做惡夢

到底這些高貴的台灣人是什麼物種呢?!
我已經不知道了,
但這種物種蔓延的很快像蟑螂一樣,防不勝防,充斥在整個社會裡面,
什麼時候台灣人變得那麼自私為己,還是一直都是這樣?

「林XX,我要去問他這位置有沒有人坐!」我這樣問我姊。

現在還真後悔自己當時沒那麼做,
因為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些物種會吐出什麼象牙來。

baba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